贺海楼

万山乱雪和我老。

我m

RUuu☆:

吧唧们,偷心高手那个柄绝了,第一次做这么骚的柄

呃辣個小菜頗有一點我流的小設定,比如菜的第一次這樣,我覺得他在武當這個派沒有過多慾望,所以嗯嗯。

……半夜看到個太太要文素,順便翻了翻自己之前寫過的和亂七八糟的感想,立刻驚了!
現在:不會不知道不明白。

©贺海楼 | Powered by LOFTER